老米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 老米信息门户网 > 综合 > 壮丽70年 奋进新时代:人地相宜产业兴
壮丽70年 奋进新时代:人地相宜产业兴
来源:老米信息门户网 发表时间:2019-12-02 13:20:54
1979年10月,小岗村打谷场上一片金黄,当年粮食产量66吨,相当于前5年的粮食产量总和。自1978年起,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在中国大地迅速推广实行,打破了农业生产停滞不前的局面,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

77岁的胡来生来自山西省寿阳县南燕竹村,他将耕地委托给村合作社耕种。“我不用去田里也能搞生产!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年挣了一万多元,所以我不用担心养老问题。”胡成胜告诉合作社负责人王辉。由本报记者毛潇雅拍摄

悠久的历史,银河闪耀。如果说今天中国人民对掌握中国粮食的信心归功于过去70年中国农业取得的巨大成就,那么农业生产组织模式的探索和创新以及勤奋的追求无疑是支撑这一成就的最坚实的基石。

历史无数次证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辩证关系是不可辩驳的真理。从土地私有制到土地集体所有制,从合作社运动到人民公社,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到土地“三权分立”,回首今天,历史脉络更加清晰。任何适应生产力发展的生产组织方式的调整,都将极大地解放农业生产力,并被历史所保护,成为中国道路的一部分。

农民与土地的关系一直是农业和农村的核心问题。它是“统一”还是“分裂”,私有还是集体所有?中国人民已经在实践中给出了答案——在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的基础上,实行家庭管理和统分结合的双层管理体制,即报酬与产出挂钩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坚持党的农村政策,最重要的是坚持农村基本管理制度。一是坚持农村土地和农民集体所有制。第二,我们必须坚持家庭管理的根本地位。第三,坚持土地承包关系的稳定性。”

目前,探索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的有效实现形式有了新的内涵——土地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分为三种权利,重点是放开土地经营权。除承包土地的占有、使用和收益外,农民还可以转让、抵押和担保。

一种力量激活万池泉水。合作社、家庭农场和农业企业等新型商业实体蓬勃发展,基于土地规模管理的现代农业正在大步向前发展。生产组织方式的创新和完善,再次激活了农业的发展,开辟了中国农业现代化的道路。

曲折中艰难的探索-

新中国成立初期,选择题的答案在历史的反复试验中逐渐清晰: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是造福国家和农民的必然选择。

“耕者有其田”是中国农民几千年来的梦想。新中国成立之初,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1950年6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明确规定废除地主阶级对土地所有权的封建剥削,实行农民土地所有权。到1952年底,全国已有3亿多无地农民获得了约7亿亩土地。农民已经真正成为土地的主人,他们对生产的热情从未像现在这样高涨。然而,更深层次的问题很快出现了。在谈到这段历史时,全国人大农业和农村委员会主席陈锡文分析说:“土地改革完成后,贫困农民在农村人口中的比例仍然占一半以上。不少家庭由于缺乏劳动力和农具而难以养活自己。此外,自然灾害和人为灾害等各种特殊原因导致土地改革刚刚结束,少数贫困农民不得不出售新分配的土地。”

如何走出贫困农民被迫出售土地、破产和再次失去土地的历史循环?组织农民发展互助团体和合作社似乎是当时防止农民失去土地的唯一有效途径。

合作社运动初期,实现了互助互防,使农业能够统一种植在大面积土地上,有利于机械化作业,并能够组织大规模农田水利设施建设,从而增强农民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但是,随着合作化运动的加强,生产组织方式已经到了极点,人民公社的“一年、二年”已经不适应当时生产力发展水平低的情况。

虽然走了一些弯路,但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曲折探索奠定了两个基础。首先,土地被分成家庭。虽然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后来改为农村地区的集体所有权,但属于农民的土地的核心含义没有改变,家庭作为主要生产单位已经确立。第二,土地所有权在合作社运动中转移到集体所有制,为下一步改革奠定了基础。

在实现起飞的改革中-

以家庭管理为基础的“统一”,以集体范围为基础的“分割”,以家庭单位为基础的统一与分割相结合,是一次充满中国智慧的实践,也是中国道路上的重大制度创新。

贫穷导致变化。中国农村改革的标志性事件发生在“一年365天,乞讨300天”的小岗村。1978年的一个冬夜,村里18户人家的代表聚集在村民严丽华的家里。“我们打了个赌,我们甚至不能说我们的妻子和孩子。谁说那不是人。”领导人阎宏昌回忆道。经过四个小时的讨论,阎宏昌起草了下一份“生死表”,并带头按下红色手印。其他17户家庭也按下了红色手印。晚上,生产队的种子和生产工具分发给18名村民,第二天分发了田地。

小岗村的实践开创了农村集体土地上农民家庭经营的实践。1979年10月,小岗村的打谷场是金黄色的。那一年的粮食产量是66吨,相当于前五年的粮食总产量。

“土地仍然是土地,人民仍然是那些人,但是以前土地上的杂草没有得到控制,而此时土地干净整洁,庄稼长势良好!”77岁的胡来世是山西省晋中市寿阳县的一名老人,他回忆道,“最重要的是人们终于有足够的食物了。”

那些为国家付出足够多的人,那些为集体留下足够多的人,其余的都是他们自己的。“一次总付”的核心是,农业生产的基本单位已经落实到农民身上,他们再次成为土地管理的真正所有者。

自1978年以来,报酬与产出挂钩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中国迅速实施,打破了农业生产的停滞,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粮食产量从1978年的3.05亿吨增加到1984年的4.07亿吨,农民年均增长15.1%,而同期城镇居民年均增长仅为7.93%。1984年,粮食总产量创下历史新高,长期困扰全国人民的温饱问题终于基本解决。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组织农民生产中有什么好处?根据陈锡文的分析,一方面,农民家庭是承包集体土地的基本单位。农民可以决定种植什么和如何种植,生产收入完全由他们自己控制。只有打破收入平等主义,才能充分调动亿万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人民才会对未来充满希望。另一方面,还必须坚持必要的集体统一管理,如大型农田水利建设、农作物保护、防疫、种子生产和产前准备、生产中管理、产后销售等服务,由集体组织管理。二者的结合能有效协调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关系,不仅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而且能充分发挥集体管理的优势。

丰富和完善发展-

土地的“三权分立”利用农民的创新实践,应运而生。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和农业企业等新型商业实体活跃在广大农村。

黑龙江省克山县仁发现代农业机械专业合作社位于富饶的松嫩平原北部,短短几年就为1000多名农民实现了5万多亩土地的大规模生产。加入社区的农民每年每亩土地可以获得比不加入社区的农民200元更高的收入。在合作社的统一管理下,现代大型农业机械作业和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落地,实现了产销一体化。2018年,该合作社速冻农产品实现销售收入7000多万元。在合作组织的领导下,小农真正走上了现代农业的道路。

从辽阔的黑土到连绵起伏的丘陵山区,从富饶的鱼米之乡到西北黄土高原,以规模化、集约化为特征的现代农业在中国农业中发挥了新的、丰富多彩的运动。“参与者”是农民合作社、家庭农场、农业企业和社会服务组织等新型农业管理主体,是中国农业现代化的主力军。

事实上,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时,就有许多思想灵活、专业技能高超的大家庭。他们租用土地扩大生产规模,成为第一批致富的“专业户”。1984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农民可以自愿加入或组成各种不同形式和规模的专业合作经济组织,不受地区限制。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农村地区的专业协会和合作社开始发展。

一方面,农业生产力的快速发展使得适度经营土地和提高生产效率变得越来越迫切。另一方面,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大量农村劳动力转移到城市,“谁来种地”成为农业面临的新问题。农村土地逐渐集中在合作社、主要专业人员、社会服务组织等新型商业实体的流转形式上,为实现“小而大”的规模化生产奠定了基础。

2016年,中央政府发布《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离的意见》,提出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三权分离”。这是中国农村改革的另一项重大制度创新,为利用活体土地经营权促进现代农业发展铺平了道路。到2016年底,全国承包耕地流转面积将达到4.7亿亩,超过总承包耕地面积的35%。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土地流转和多种形式的规模经营是发展现代农业的必由之路,也是农村改革的基本方向。”“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突出发展农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两种农业经营主体,赋予两级管理体制新的内涵,不断提高农业经营效率。"

合作社等新型商业实体发展迅速。到2019年1月底,全国合法注册的农民合作社将达到218.2万个。该国近一半的农民加入了有55名成员的农民合作社。农民合作产业涵盖粮食、棉花、石油、肉类、鸡蛋、牛奶、果蔬、茶叶等主要产品的生产。它已经从农业延伸到农产品加工、休闲旅游农业、民间工艺生产和服务业。其中,种植业占54.1%,养殖业占25.6%,服务业占7.8%。截至2018年底,全国已建立60万个家庭农场。

实践创新-

一方面,适度规模经营和生产效率是农业现代化的要求;另一方面,这是我国人口多、人口少、大国农民少的基本现实。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社会化农业服务提供了更灵活的解决方案。

我国人口多与人口少的矛盾非常突出。“人均一亩三分地,但每户不超过十亩地”是我国许多地方农业的真实写照。由于农民群体庞大,即使有相当数量的农民转移到城市,仍将有数亿农民留在农村,小农户的经营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样的现实条件下,如何扩大耕地管理规模?在实践中,中国农民找到了发展社会化农业服务实现规模化经营的途径。

“农业生产中的许多具体环节,如耕地、除草、施肥、农药喷洒、收获等。,可以通过购买专业组织提供的农业机械服务来完成。这样,小农户可以享受先进农业技术和设备的效率,而无需购买农业机械。然而,专门为农民提供服务的组织通过增加服务对象的数量,扩大了先进技术和设备的经营规模。这使服务提供者和服务接受者都能找到互利共赢的办法,降低自己的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和经济效益。”陈锡文说。

20世纪90年代以来,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发展迅速。每年夏季收获季节,农业和农村部门组织30多万台联合收割机进行大规模的“跨区域作业”。从河南省的南阳开始,那里的小麦在5月份收割,南方之旅将在8月底赶上黑龙江的小麦成熟期。这种跨地区的专业化机械调度已经基本实现了中国3亿多亩冬小麦的机械化收割。

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中国从农业大国向农业强国迈进,以发展以信任为基础的生产性服务业为切入点,农业社会化服务逐步进入战略大产业转型的新阶段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合作经济指导司副司长赵铁桥说。

目前,多元化、社会化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基本形成。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与农民和新的商业实体有机结合,创造了许多有效的农业社会化服务模式。截至2016年初,全国共有428万多家商业服务机构,人才总数为2338万人。这些社会化服务在农业技术推广、农作物病虫害统一防治、农业物资配送、机械作业、抗旱排水、信息服务、产品销售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中国粮食产量已达1.2万亿斤。粮食产量逐年增加。农业节约了资金,提高了效率。农业社会化服务发挥了重要作用。以农业生产信托项目的成果为例。在四川省广汉市,整个信托项目支持的农民每亩生产成本仅为355元,比自有种植成本低57.5%,水稻增产50公斤以上。河南省支持新企业开展秸秆还田、深耕深松、统一防控等托管服务。全省项目区小麦单产提高5%以上,节约成本每亩50元左右。山西省7个县完成了28.3万亩托管服务,为9.8万农民服务,农民收入增加2700万元...

"新型社会化农业服务体系的建立也为中国城市化奠定了重要基础."赵铁桥说,“在不出让土地和保持原有合同关系不变的情况下,农民突破了小农生产模式,实现了农业生产经营的规模化和组织化。农民们已经摆脱了土地耕种的束缚,可以外出工作、做生意或就地转移到第二和第三产业。这有效地缓解了农村生产关系,解放了农业生产力,为大量中青年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奠定了基础,支持了我国的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乐赛车app 江西11选5 江苏快3开奖结果 快三彩票

新闻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theveus.com 老米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